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前沿 >> 内容

细思极恐 哈佛用活体细胞DNA存储电影!

时间:2017-7-14 8:28:34 点击:

  核心提示:据《纽约时报》北京时间7月13日报道,1878年,英国摄影师埃德沃德迈布里奇(Eadweard Muybridge)拍摄了世界上最早的电影之一,画面是一匹飞驰的骏马,他的目的是了解飞奔中的马是否会离开...

据《纽约时报》北京时间7月13日报道,1878年,英国摄影师埃德沃德·迈布里奇(Eadweard Muybridge)拍摄了世界上最早的电影之一,画面是一匹飞驰的骏马,他的目的是了解飞奔中的马是否会离开地面。

一个多世纪后,这个电影片段与高科技结缘:成为首部被编码在活体细胞DNA中的电影。随着宿主生物体的生长和分裂,这部电影可以被随意访问和无限复制。

顶级学术期刊《自然》周三发表了哈佛医学院研究人员的这一研究成果。这一研究是基因用作海量存储装置潜力的最新和最令人震撼的例子。

科学家已成功地将莎士比亚的全部十四行诗编码到DNA中。哈佛医学院遗传学家、新研究的参与者之一乔治·丘奇(George Church),最近将其编写的图书《再生》(Regenesis)编码到细菌DNA中,并复制了900亿份拷贝。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这创下了图书出版的记录。”

丘奇和参与新研究的其他科学家开始设想,未来这一技术会有更不可思议的应用:对细菌编程,使之依偎到人体细胞,然后记录细胞的一举一动——相当于制作每个细胞的记录片。

当人生病时,医生可以将细菌提取出来,回放人体细胞的记录片。丘奇说,这等同于飞机上的黑匣子——数据可以用于分析事故原因。

丘奇、遗传学家塞斯·希普曼(Seth Shipman)以及他们的同事,开始给迈布里奇拍摄电影的每个像素指定一个DNA编码。每个细胞的DNA链都有4种组成部分——腺嘌呤、鸟嘌呤、胸腺嘧啶和胞嘧啶。

遗传学家最后获得了一个代表整部电影的DNA序列。然后,他们利用基因编辑技术Crispr,把这一DNA序列插入到一种常见肠道细菌的基因中。

虽然基因被修改,这种细菌仍然“茁壮成长”和繁殖。研究团队发现,在细菌的每一代后代中,存储在基因中的电影都“完好如初”。

没有参与这项研究的明尼苏达州大学数学教授安德鲁·奥德里兹科(Andrew Odlyzko),称这一研究“令人着迷”。

著名物理学家理查德·费曼(Richard Feynman)半个世纪前就提出,DNA可能用于存储信息。

南加州大学数学家伦纳德·阿德曼(Leonard Adleman)表示,费曼的想法“具有开创性——给我们指明了方向”。

阿德曼1994年就发表报告称,他把数据存储在DNA中,把DNA当计算机使用,解出了一道数学题。他认为,DNA存储的数据量,是相同大小光盘的1万亿倍。

数据存储正在日趋成为一个大问题,原因不仅仅是生成的信息量在不断增长,用于存储数据的技术也在不断被淘汰,例如软盘。

DNA从来都不会过时,阿德曼说,“数十亿年来,生物体一直在DNA中存储信息,这些信息仍然可以读取出来。”他指出,细菌能读取从数百万年前琥珀里边昆虫中恢复的基因数据。

对于希普曼和丘奇来说,最近的挑战是大脑。大脑包含860亿个神经细胞,要了解它们的状态并非易事。

丘奇说,“目前,我们能用电极一次监测一个神经细胞,但大脑中放不下860亿个电极”,但是,基因工程细菌“非常适合解决这类问题”。

他们的想法是,使细菌作为记录设备随同血液到大脑中,记录一段时间的信息。科学家可以提取出细菌,通过它们的DNA了解大脑神经细胞的情况。

丘奇表示,虽然这些都是未来的创意,但生物学家取得进展的速度快于人们的想象。他以人类基因测序为例进行了说明,第一次人类基因测试历时数年,耗资30亿美元。当时最大胆的预测是,60年内每次测序成本将降低到1000美元,“事实上,仅仅6年而非60年,基因测序成本就降低到了1000美元”。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 重要声明: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上传或来源于自网络。
    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客服,我们将乐意接受您的意见,并及时作出修改。本站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此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业务合作:QQ:49631073 E-mail:DD51@live.com
  • Powered by Phobos.cn © 201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