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数码终端 >> 内容

无人机挑衅式大闹N个机场:竟有这黑幕?

时间:2017-5-2 19:30:00 点击:

  核心提示:西南机场地区正在遭遇无人机挑衅式黑飞。自4月14日以来,成都双流机场已经遭遇了9起无人机黑飞事件,五一假期期间则新增1起昆明长水机场无人机黑飞。截至目前,已造成上百量级的航班受影响。然而,即便警方和舆...

西南机场地区正在遭遇无人机挑衅式黑飞。

自4月14日以来,成都双流机场已经遭遇了9起无人机黑飞事件,五一假期期间则新增1起昆明长水机场无人机黑飞。截至目前,已造成上百量级的航班受影响。

然而,即便警方和舆论已经高度关注,即便目前这些出现在机场空净区域、甚至直接出现在机场跑道周边的无人机:被机组目击、被雷达发现、被公安警告悬赏、被舆论谴责、被乘客咒骂……

但至今尚未有直接参与者被查获,无黑飞者落网,并且从顶风作案态度来看,嚣张得近乎挑衅。


5月1日昆明长水遭遇无人机扰航

9起机场黑飞事件

自4月14日以来,西南地区的无人机黑飞成灾,截至5月2日,见诸公开报道的已达9起,其中重灾区成都8起,昆明1起,而且均已造成航班绕行和备降,对航班安全造成实际影响,搞得人心惶惶。

- 2017年4月14日14时05分,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30公里区域净空保护区内,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3架航班绕行,地面航班等待5分钟。

- 2017年4月17日14时13分,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18公里区域(地处郫都区),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多架域内航班空中等待,造成1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

- 2017年4月18日18时26分以及18时38分,分别在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西跑道北侧3.7公里区域(地处双流区)及同侧14.8公里区域(地处崇州市),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2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23架航班出港延误。

- 2017年4月21日,下午14点38分,3U8996次航班与3U8360次航班在双流机场20R跑道五边两侧23米时,机组人员发现一架绿色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这一事件直接导致了13个航班备降、1个航班返航。

- 4月21日,下午15点40分,成都双流机场,MU5407与3U8772次航班机组在距地面1100米处,发现一架红色和一架红白相间的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这两架航空器的飞行导致19个航班备降、2个航班返航。下午17点06分,ZH9772次航班在落地前,发现一架白色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且正好从飞机下方穿过。

- 4月26日,成都机场再传消息:下午6时许,成都双流机场再次发生“无人机扰航”事件,共造成22架航班备降。

- 4月27日,下午2时,成都机场一架起飞中航班的机长发现有无人机扰航,随后报给空管部门,无人机位于机场西跑道北侧。这次事件造成14:05—15:01机场单跑道运行,部分航班延误。

- 4月30日18时许,成都双流机场再次发生无人机干扰民航飞行事件。从18时13分至18时52分,成都双流机场无航班降落,共造成10个航班备降。

- 5月1日,下午13时,昆明长水机场,在机场跑道发现疑似飞行物后,影响了32个进港航班,其中4个航班返航,28个航班备降在成都、重庆、贵阳等机场。

侦破无直接进展 挑衅式黑飞未断

实际上,如果一开始的成都机场黑飞,仅被当做个别人的“作死”行为,那23号以后的态势就可以看出性质方面的问题:公安和无人机厂商都关注到了,而且似乎看起来也不像是无知飞友的行为——毕竟谁没空专门跑机场去飞?

于是成都公安的做法是这样的:首先是立案侦查,其次是悬赏、发动人民群众求线索。

具体悬赏方案如下:针对成都发生的多起无人机干扰航班事件,四川省公安厅宣布,对有效线索悬赏奖励不低于1万元。

此外,由于是无人机行业的代表,拥有目前消费级无人机的最大市场销量,大疆DJI不得不对此亮明态度,官方此前已经做出过声明呼吁,还通过更新软硬件形式实现更严格的安全飞行限制,但在成都4起黑飞事件后,大疆也加入悬赏,愿意以100倍的金额协助公安机关破案——希望不要让一些行为毁掉整个行业。

大疆具体悬赏方案如下:在截至12月31日的悬赏期内,由办案机关认定的提供重要线索并成功协助警方破案的人员,以及对案件侦破有直接贡献的办案人员,可获得大疆提供的最高额人民币100万元的奖励,知情群众可以通过联系成都市公安局完成举报。

原以为赏罚并举,而且已经引起广泛舆论关注后,这事儿至此就该告一段落了。

然而,就在公安和大疆4月25日刚发出的立案和悬赏的1天之后,竟然又新事件,而且其后始终未曾间断:直至5月2日,成都机场新添3起无人机干扰事件,昆明地区新添一起,且全部在机场区域。

新浪科技曾就机场无人机飞行政策向大疆DJI方面进行过了解,对方答复称,机场相关区域有严格的飞控限制,不是飞多高的问题,是根本无法起飞——只要被GPS等传感器感知,就会被严格限制,而机场空净区域内,也有严格的限制,且有多次公开说明。


主要无人机厂商大疆DJI飞控政策

也就是说,屡屡黑飞不止,原因可能不是那么简单。

首先对“飞友”没好处,被抓到已然是法律问题,而且什么样的飞友闲来无事,专门跑到偏远的机场附近去飞,而且还需要煞费苦心破解禁飞限制。

其次是无人机厂商也不利,如果处于竞争攻击主要无人机品牌大疆,那这个方式简直太蠢。目前各地无人机影响航班飞行的事件屡出不止,这个行业又没有相应法规,如果一旦因为民怨出个高压性法规,别说打压大疆,可能大家都没得玩儿,根本就是杀敌自杀的行为。

实际上,也不能说黑飞侦破一无所获。在4月19日、4月21日和4月23日,成都警方曾三次发布案件公告,称抓获三起空净区域内的无人机黑飞事件,但从通报的“金泉辖区兴科北路”、“双流区协和街道一无名公路”和“青羊区通惠门路3号锦都小区内”等地点来看,显然还有直接被能够被机组目击的黑飞者逍遥法外。

还有公开报道称,有在机场被逮获的无人机,先被目击,其后被雷达定位,但最后机场相关工作人员赶到时,空余无人机,不见黑飞者。

被指有幕后黑手:有商业动机

在连日无人机干扰航空事件后,一家西南地区通航企业被置于风口浪尖,原因是该公司正在推行开发的无人机监管产品,旨在面向无人机售卖硬件,实现对黑飞无人机的控制和监管。

据知乎网友检索分析,该企业有商业动机,正在推行“无人机监管”为主要服务的“飞云系统”,且该公司实际控制人,涉嫌在该领域既当裁判又当参赛选手。

网友检索分析指出的该家公司,正是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而使其被关注的,正是旗下主要开发产品“飞云系统”。

据福来鹰官方解释,飞云系统是云技术下的无人机即时空管服务,可以为用户提供及时准确的无人机飞行计划报备、气象情报、飞行数据监视、告警等服务,无人机飞行时所有动作变化,包括航迹、重量、高度、速度等都会被实时纳入云数据库并存储。

简单来说,这个“飞云系统”的主要是面向无人机厂商,通过给无人机嵌入芯片,可以实现对无人机黑飞的监督管理。

然而重点不止于此,知乎网友通过公开工商资料和检索发现,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张某。“背景”不简单,涉及8个方面的相关关系:

1)张某是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2)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设计和实现了一套黑飞管理系统:飞云系统。

3)张某同时是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的秘书长。

4)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组织筹建了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张某是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的联系人,

5)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使用的核心技术就是张某实际控制的商业公司开发的飞云系统。

6)公开报道显示,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对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的评价很高,张某以秘书长的身份指导访问自己作为法人的公司,并对自己公司做的飞云系统评价很高。

7)张某还是民航西南空中交通管理局主任工程师、雷达专家。

8)成都机场多次遭到无人机干扰,警方迟迟不能破案,而给警方提供逼停航班的黑飞无人机的位置信息的是民航西南空管局的塔台雷达。

相关者回应:系统目前免费 个人已倒贴30万

风口浪尖之下,飞云系统的开发公司、被网友检索后发现多种关联关系的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张某,近日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中,做出了回应。

第一,飞云系统作用的相关问题,张某称:近些年无人机行业的发展势头迅猛,“黑飞”现象频发,应该有一套规范的监管体系出现,而飞云系统可以为用户提供及时准确的无人机飞行计划报备、气象情报、飞行数据监视、告警等服务。

第二,飞云系统的利益问题。张某解释称,飞云系统是中国电子科技集团航空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和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共同研发完成,该系统也是西南唯一一家通过民航西南局、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批准并投入使用的无人机云系统。

第三,既当裁判又参赛的问题。张某表示,他于2013年创办福来鹰公司,初衷是考虑到通航发展的巨大市场,并非专门开发“飞云系统”。

张某还告诉澎湃,此前他确实是福来鹰公司执行董事长,但现在已经辞去这一职务。他表示,这与他担任四川通用航空协会秘书长并不冲突。(目前工商资料显示,董事长仍是张某。新浪科技注)

此外,对于网友质疑张某还任职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负责人,借此推广自己公司产品的说法。

张某回应:该中心由成都郫都区政府、成都工业学院、中电科航空电子有限公司和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四方共建,且建设程序都经过民航西南局和中国民航局的批复,程序上并无问题。由于该中心需要一个实体单位来运营,而航空领域不同于一般的行业,对机构和人员的专业性要求较高,而他个人又是这个领域的专家,因此该中心由福来鹰公司负责整体运营。

而关于“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具体涉及的业务,张某称: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给无人机企业或个人提供的服务包括办理信息登记,帮助申请飞行计划,接受空域咨询、以及提供飞行气象信息等,而目前这些服务都是免费的。

关于可能涉及牟利,张某则解释称:“目前给无人机企业或者个人安装飞云系统都是免费的,为了防止用户频繁取用系统硬件模块,用户需要交纳几百元的押金,但退还模块时押金也将退还。”

此外在澎湃的采访中,张某还声称:截至现在,为推进无人机体系管理“一分钱都没拿”,四川通用航空协会的账目“随时可以来查”。不仅如此, 去年他还为协会的工作“默默奉献了近30万”。

张某还强调,目前无人机的监管体系缺乏行业标准,国外经验是由行业协会主导,因为行业协会能代表行业共识。他认为这是未来无人机监管的工作方向。但是网络传言恶意夸大该系统的商业目的,是对该系统建设工作的否定,这让他感到委屈。

值得注意的是,在4月29日张某接受采访后,成都和昆明地区机场又新增了两起无人机黑飞扰航事件。

扰航问题不可小视

短短两周内,已然有9起机场相关无人机黑飞事件,虽然目前没有造成实际重大影响,但从潜在威胁来看,无人机机场黑飞关联重大。

举例来说,如果不知道无人机扰航的危险性,那可以以“鸟撞飞机”来举例:

根据动量定理,一只0.45公斤的鸟与时速800公里的飞机相撞,会产生153公斤的冲击力;一只7公斤的大鸟撞在时速960公里的飞机上,冲击力将达到144吨。高速运动使得鸟击的破坏力达到惊人的程度,一只麻雀就足以撞毁降落时的飞机的发动机。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鸟撞飞机是威胁航空安全的重要因素之一,自1988年以来,由于鸟击引起的坠机事故已经造成219人死亡。

而且再进一步具体到飞机起降落,则危险系数会倍数增加。因为在民用航空起飞和落地时,飞行高度很低,只有1000多米,飞行速度很快,时速约300公里,该种情况下,如遇一只3斤重的鸟,对航空器的影响都非常大,无人机的飞行高度与飞机下降时高度重合时,一旦相撞,无人机高燃烧性的锂电池,将对飞机发动机产生极大危害。

但是目前来看,西南地区特别是成都机场无人机黑飞问题,没有得到遏制,而且也看起来绝非偶发个人行为,背后到底是谁?在如此关注之下挑衅式顶风作案,其背后又有怎样的居心?

或许要等到侦查破案,才能让机场、机组、乘客、无人机企业和正常飞友真正安心。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 重要声明: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上传或来源于自网络。
    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客服,我们将乐意接受您的意见,并及时作出修改。本站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此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业务合作:QQ:49631073 E-mail:DD51@live.com
  • Powered by Phobos.cn © 201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