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考古发现 >> 内容

“张献忠沉银地”遭疯狂挖宝 有人因此葬身江底(图)

时间:2017-2-3 12:43:32 点击:

  核心提示:   1月15日,四川眉山市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考古现场发布消息,考古队在施工的过程中,已发现少量银锭、银簪、戒指等文物。  1月5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遗产保护中心、眉山市彭山区文...

  1月15日,四川眉山市彭山区江口沉银遗址考古现场发布消息,考古队在施工的过程中,已发现少量银锭、银簪、戒指等文物。

  1月5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遗产保护中心、眉山市彭山区文物管理所启动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发掘工作。

  2005年以来彭山区江口镇岷江河道内陆续发现了大量文物,这些文物包括铭刻年号的金册、装于木鞘中的银锭、“西王赏功”钱币以及大量的银质饰品、碎银等。2015年12月,在彭山召开了江口沉银遗址保护和考古研讨会,经专家论证,江口沉银遗址极有可能为文献中记载的张献忠船队被伏击地点。

  张献忠是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在成都称帝,创建大西国。顺治三年,张献忠从成都撤退,途经江口时被南明将领杨展击败,将许多装有财物的船只沉在江口。

  张献忠已死去近四百年,但他留下的宝藏,仍搅动着风云。

  2015年,彭山公安机关破获大案,打掉盗掘文物犯罪团伙10个,破获盗掘古文化遗址、倒卖文物案件328起,抓获犯罪嫌疑人70名,追回各类文物千余件,其中一级文物8件、二级文物38件,三级文物54件,涉案文物交易金额达3亿元。

  惊天大案的背后,是岷江边狂热的发财梦:有人一夜暴富,有人葬身江底,有人锒铛入狱。

  宝藏

  1月13日,“江口沉银遗址”挖掘现场,整个工地南北长约1.5公里,被蓝色的彩钢板围住。现场只有两个出入口,一个离镇政府不远的出入口供人员进出,一个靠北稍远的供工程车辆通行。挖掘现场采取全封闭管理,工作人员进出都要通过安检。

  在考古现场不远处的双江村,村民王建昌(化名)说,“早年间确实听说过有人打渔捞起过东西,但没人当回事。大家真确定江里有宝贝,是近十年的事情。”

  记者查阅当地文史资料发现,上世纪90年代初,当地就已经发现过银锭。彭山一位政协委员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彭山县政府对这些发现也很重视,1993年邀请了四川省地矿局物探队高级工程师李明雄一行8人,在“老虎滩”一带秘密进行了初步勘探。

  勘探发现了7处“异常地段”,其中3处已肯定与大批金属物有关。李明雄团队随之绘制了定位图纸。

  彭山一位退休干部透露,当时之所以没有挖掘,一是县里资金紧张,难以承担挖掘费用,二是谁也不敢肯定水下是否有宝藏,县里害怕承担无功而返的责任。

  彭山区文物管理所所长吴天文介绍,2005年4月,彭山引水工程在江口镇岷江“老虎滩”河床施工过程中挖出了一段木头,从木头中滚落了一些黑色的块状物体,被附近村民和周围工人瓜分一空。

  事后,彭山文管所和公安机关一共追回了7个黑色物体。经鉴定,这些黑色物体全部是银锭,其中六个有铭文,写着“京山县十五年饷肆十两”“湘潭县运粮官军行用粮五十两”等字样。

  “这些银锭是崇祯年间,时间和张献忠对得上,加上是湖南、湖北的饷银,铭文上的地名和张献忠的行军路线吻合,我们就怀疑这是张献忠的沉银地。”吴天文说。

  彭山江口挖出银锭的消息经媒体报道后,居住在岷江岸边的村民,将他们的目光慢慢放在了这片世世代代在身边流淌的江水上。“只要河滩上有施工,大家都会去转一转,看能不能捡到东西。”王建昌说,他也去河滩上捡过,但“什么都没捡到。”

  就在关于沉银的议论慢慢冷却时,宝藏又出现了。

  2009年11月,中央电视台《走近科学》“寻找迷失的宝藏系列”节目,完整展示了李明雄多年前绘制的“藏宝”图纸。

  2010年,岷江边的采沙场里挖出了一个重达12斤的黄金盘。2011年,岷江河道取砂石的过程中,大量文物被挖出,包括金册、银锭、西王赏功金币、西王赏功银币、银发簪和大量碎银。

  岷江的平静被彻底打破。人们蜂拥到江滩上,拿出各种工具,四处进行挖掘。在江边挖掘之余,还有人把目光投向了水下。“人最多的时候,半夜十多艘船停在江面上。”吴天文说。

  暗流

  徐云(化名)就是把目光投进水里的人。他是彭山小有名气的收藏家,因为藏有5件与张献忠有关的文物,2009年还上了中央电视台。

  2012年底,徐云找到古董圈内人王文(化名),一起打捞水下的宝藏。他俩根据需要,又找了两名“合伙人”——梁健(化名),双江村渔民,王文的表亲,拥有一条渔船;宋明(化名),曾在海军某部服役,有着多年潜水经验。

  四人每人出资1.5万元,购买了潜水服、氧气瓶、金属探测器等设备。

  第一次出水是在2012年12月。当天,他们将船停到了江中,由宋明身穿潜水服,绑着绳索到水下挖宝,持续了四五个小时后,什么都没有捞着。之后,他们继续以每周两三次,每次三四个小时的频率,打捞着自己的发财梦。

  徐云后来向警方供述称,这个持续10个月的盗宝行动,共计挖到10个五十两银锭、1个金“西王赏功”、3个银“西王赏功”,1张金册等。自己总共分得35万元。

  直到受审时,徐云才知道他们这个四人团伙,挖到的文物远不止这些。事实上,这个四人团伙里还有一个小团伙。王文、宋明和梁健,常会瞒住徐云偷偷去江里开工。

  在挖宝行动开始后不久,琢磨出规律的王文就悄悄找到宋明说,水下只有你一个人,每次都是我拉你上来,如果能够把宝物藏起来,我可以帮你卖掉,卖的钱我们均分。宋明同意了王文的建议,此后他几乎每次挖到宝,都会隐藏一部分。

  徐云一直以为只挖到1张金册,实际上这个团伙共挖到了6张金册,其他5张被王文、梁健和宋明私藏。

  2013年10月的一天夜晚,已生疑心的徐云跑到江边停船处,发现王文三人瞒着他下水了。事情败露,四人散伙。徐云随后将儿子送到成都学习潜水,重新组建了一个新团伙。

  即使在王文、梁健和宋明三人的小团伙中,王文和宋明对梁健也有所隐瞒。虽然每次开工梁健都在船上,但他始终不知道王文和宋明挖到的最珍贵文物——虎钮永昌大元帅金印。

  判决书显示,金印总共卖了800万元,宋明分得390万。

  这枚金印后来被鉴定为国家一级文物。彭山区文管所所长吴天文告诉新京报记者,这枚极有可能是张献忠本人持有的金印,是江口沉银遗址的核心文物,意义重大。

  侦破

  对于那段被疯狂盗宝的时间,吴天文记忆深刻。作为文管所所长,保护文物是他最重要的工作。

  岷江鱼少,所以平日江面上的渔船很少见,遑论夜晚。因此夜里停在江面上的船只引起了政府部门的注意。2013年4月,彭山文管所和公安部门一起组建巡查组,开始在江边巡查。

  但这种巡查有时并没有用处,吴天文说,晚上在江上行船并不违法,“他们可以解释说在打渔、在游泳、在练潜水,哪怕是将挖到宝的渔船堵到江心,只要船上的人悄悄把文物扔到水里,便算毁灭了证据”。

  巡查无济于事,吴天文和公安部门想到了一个方向:从文物倒卖入手,收集证据,打掉这些团伙。

  当地警方称,2014年5月1日,眉山市成立专案组展开秘密侦查,用近一年时间梳理出6个盗掘团伙、3个倒卖团伙,总计40余名涉案人员。

  2015年4月25日下午,当地公安机关抽调212名警察,分成8个抓捕组对已掌握的6个盗掘团伙骨干展开了同步抓捕。12小时内到案31人,扣押西王赏功27个、银锭39个、各类钱币逾千枚、其余金银杂件逾百个、潜水服30套、氧气瓶24个、金属探测仪6台。

  同年6月,徐云及儿子自首。

  那一年,彭山公安机关打掉盗掘文物犯罪团伙10个,抓获犯罪嫌疑人70名,追回各类文物千余件。

  被捕的70人里,来自双江村的有10多人。60岁的赵合就在去年9月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4年。

  他曾告诉警方,他一直都经受住了诱惑。但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发了财,他最终没忍住。

  村里也有下了水再也没上来的。王建昌说,有个不到30岁的小伙子,下了水再也没有上来,留下一对孩子。

  村里也有人因此发了大财。村民看着他从村里最穷人家之一,忽然买房买车,再换车,最后锒铛入狱。

  今年4月,考古发掘工作就将完成。村子旁边会建一个博物馆,摆满从江里挖出的文物。

  “国家全挖完了最好。”与记者的聊天中,一位村民说。

  这个村民身后的房子上,粉刷一行标语:增强法治意识,减少违法犯罪。

  新京报记者 韩雪枫

作者:佚名 来源:不详
相关评论
  • 重要声明:本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均由网友发表上传或来源于自网络。
    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网站客服,我们将乐意接受您的意见,并及时作出修改。本站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此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业务合作:QQ:49631073 E-mail:[email protected]
  • Powered by Phobos.cn © 201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